http://www.ayaii.com

“人性屠宰”是情人之举啊

  如果猪会笑的线日这天,全世界的猪有一半都该笑了。猪肉产量占世界总产量一半以上的中国,要开始对猪实施“人道屠宰计划”了。

  赶猪要用塑料拍轻拍,温柔地“哄着”它们走;电击昏猪后,要在15秒内刺杀,避免动物恢复知觉而造成痛苦……这是我国正在制定的《人道屠宰技术要求》标准中的一小部分。

  尽管有商务部官员解释,实施“人道屠宰”是为了提高猪肉品质,打破美国、欧盟等国家限制中国肉类产品出口的壁垒,但该消息一经公布,网上议论纷纷。本报社调中心通过新浪网和腾讯网所作的民意调查显示,1373名参与投票的公众中,31.1%的人认为“人道屠宰”是“多此一举”,46.7%的人表示不愿为抬高猪肉价格的“人道屠宰”埋单。究竟该如何认识“人道屠宰”这一即将出现在我们身边的新鲜事物,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亚洲区总代表葛芮女士的回答也许能给我们启示。

  葛芮:7年前,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在国内召开过一个有关动物福利的研讨会。但是真正从草案到具体技术标准的出台,是今年才看到的。前几年就有一些地方在考虑,出台关于动物福利的相关法规,但始终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法案。去年两会期间,有人大代表提到取缔“活取熊胆”的问题。今年,科技部制定了《关于善待实验动物的指导性意见》,这都意味着,国内“动物福利”方面的意识在不断提高。

  《中国青年报》:在我们的调查中,有56.7%的公众认为,应该“先解决人的问题,再管猪吧”,您怎么看这个结果?

  葛芮:我觉得人没有必要去嫉妒猪,也没必要跟猪比。因为“人道屠宰”解决的也不是猪的问题。“人道屠宰”牵涉到人的食品安全问题,牵涉到贸易壁垒问题,也牵涉到人和动物和谐共存的问题,这件事情对人的意义要远远超过对猪或其他动物的意义,这是人在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和道德水平。

  葛芮:在美国有过一个调查,发现70%的杀人犯从小就有虐待小动物的经历。一个对你不可能造成任何威胁的小生物的生命,如果你都不怜悯的话,你能想象得到这样的人的人性水平了。小的时候虐待动物,从血腥和虐杀里得到快感,大一点他就可能会侵犯同伴,易发暴力行为。

  《中国青年报》:在我们的调查中,有43%的人表示愿意为“人道屠宰”带来的猪肉价格上涨埋单,46.7%的人表示不愿意,这个数字是否出乎您的意料?

  葛芮:有近一半的人愿意埋单,已经是一个很令人鼓舞的数据了!我觉得愿意支持实施“动物福利”行为的公众比例,在社会中是不会太低的,毕竟人们善待动物的意识越来越高了。

  葛芮:欧美很多国家都有为动物福利专门立法,消费者也清楚,如果他买的这个肉生前从饲养到运输到屠宰的整个过程都是人道的话,他会得到什么好处,因此他会自愿埋单、接受这种成本。但是在国内的消费者认识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所以我希望国家能够提供一些补偿。

  《中国青年报》:明年,“人道屠宰”将以自愿执行的方式推广,有65%的网友对推广不抱有信心,您有信心吗?

  葛芮:唉,怎么不用脑子想想,主动为自己的食品安全做个决定,而非要依赖政府强制呢?

  当然了,政府也需要做很多相关工作,应该把这个事情说透,让民众认识到人道屠宰对食品安全的重要性,让民众意识到这中间的利害关系。

  《中国青年报》:“动物福利”在东西方发展的差距,是否和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有关?

  葛芮:在我们的文化里,其实有很多善待动物的理念——孔子说过“弋不射宿”,就是还巢的鸟他是不射的,因为还巢的鸟多有外出给小鸟觅食的,一旦射杀,巢里的小鸟就没有吃食,很可能“一尸几命”。近代有丰子恺的《护生画集》,里面充满了对小生命的敬畏。再比如为什么中医5000年能够延续下来,就是因为它在采集药材的时候没有竭泽而渔,非常讲究可持续性。

  我们不能把这种对动物福利理念的缺乏怪罪在中国传统文化上,我想这主要是过去两三百年来中国传统文化中很多善良的元素,因为频繁的战争、动乱等原因被消磨了。现在不只人对动物的爱心我们要倡导,人对人的关心,我们更要倡导,而且二者不仅不矛盾,还是相互促进的。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